文物鉴定与修复

张朝阳在搞什么
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
大学介绍

你的位置:文物鉴定与修复 > 大学介绍 >

张朝阳在搞什么

发布日期:2022-05-27 14:36    点击次数:146

张朝阳在搞什么

作者 | 路迟

今年3月,初开春之际,张朝阳第一次把自己的物理课搬到了线下。他特地租来一间超大教室,不用PPT和讲义,靠一颗脑袋,一根粉笔,公式写满6块黑板,还“不忍心擦掉”,从无到有、由浅入深地推导出爱因斯坦大名鼎鼎的质能公式“E=mc²。

张朝阳穿着一身褐色西装外套,格子衬衫,戴一副黑框眼镜,一手插兜,一手板书,随着讲课的气息节奏挥扬指点。

张朝阳的物理课上,助教擦黑板的速度赶不上张朝阳老师讲课的速度

在阐述“声波作为一种纵波,质点振动的方向与传播方向平行”时,张朝阳撑开双手,模仿琴弦紧绷的状态,微咬牙关,用弹吉他举例,推导出琴弦振动的方程。

即便是不大懂物理的文科生,也能感受到他清晰利落的思维,比其他采访里更快、更笃定,他的眼神灵活闪烁微光,脸上偶尔泛起笑意,你能看出那是一种不自禁的,更接近于一种得意。

对,是对自己口中、笔下、眼里的那些公式的信心和得意,也是对自己此刻状态的一种松弛和享受,有一种飞扬和轻松在他脸上荡漾,隔着屏幕也不难感受到。

在阐述“声波作为一种纵波,质点振动的方向与传播方向平行”时,张朝阳撑开双手,模仿琴弦紧绷的状态

有一种错觉,似乎这个人前半生没有做过“明星企业家”,也没有经历过严重的抑郁症与落魄期,他天生就该出现在这间教室里,就该这么眉飞色舞地讲课。

对不少95后、00后而言,初次听闻这位“张老师”,或许会是在2020年8月10日的一条微博热搜上。据说有个精力旺盛的企业家,“一天只睡4个小时”,还不是连起来睡的:每天晚上先睡2个小时,清醒1小时,再接着睡2小时。

不到两年后,在今年4月的一场采访里,这位企业家还苦口婆心地劝年轻人“不要过度努力”:“太过于拼搏的话,也是有伤害的,也不一定能行,不一定有机会,每个人要研究自己的机会在哪……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……”

在今年4月的一场采访里,这位企业家还苦口婆心地劝年轻人“不要过度努力”

睡眠、内卷,都是切中当代年轻人关注的话题。一下子,张朝阳短暂地在社交网络“出圈”了一把,但热度与十年前已经不可比拟。

年轻人们第一次听到“张朝阳”这个名字时,也许脑袋里最先蹦出来的是《隐秘的角落》里的张东升和朱朝阳,智商都很高,也很狠。

他们不知道的是,24年前,狠人张朝阳一手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互联网门户网站搜狐,张老师那时还是张老板,多年来,身上背负着诸多标签:从中国互联网的“教父”和“开拓者”,到后来的“励志”“沉沦”,或是“回到舒适圈”。

24年前,狠人张朝阳一手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互联网门户网站搜狐

时过境迁,互联网江湖改朝换代,中国门户网站的“黄埔军校”搜狐退居边缘。张朝阳站在六块黑板前,意气风发地推导出最终公式后,粉笔一扔,面向同学们:“got it?激动吗?”

万物起源

客观来说,张朝阳教物理的资格究竟如何?

1964年出生,1986年从清华物理系毕业,1993年获得麻省理工的博士学位。不怪有人谑笑道:如果不是当了CEO,都快忘了这是个MIT博士。

张朝阳早期照片

2021年11月5日,离开物理系近30年后,57岁的张朝阳开启了他“破天荒的第一堂物理课”。从经典物理学的牛顿运动科普讲起,向近现代物理过渡,涉略普朗克公式与初阶量子力学。

面向所有群体的网课常以科普为主,但张朝阳的物理课显然有一定门槛。他讲狭义相对论、电磁能量密度、用普朗克黑体辐射公式导出维恩定理、计算太阳表面温度……

偶尔也懂得加入些趣味和兴趣索引。比如从“微波炉加热原理”“荡秋千和重力速度的关系”“为何天空是蓝的而云朵是白的”这类生活阐述,或结合事实,如用“逃出井底”的能量原理解释太空出差三人组离开地球瞬间,用“打台球”解释牛顿受力时能量的反向传递原理。

物理是以解决实际生活需求衍生的学科,从日常生活入手,从现象的感知到规律的探究,这是张朝阳物理课的一大亮点,或也可以说,卖点。

面向所有群体的网课常以科普为主,但张朝阳的物理课显然有一定门槛

“张老师”告诉同学们:“很多东西看上去很复杂,那是因为你不熟悉、有恐惧,其实只要我们勇于打破思维的边界,要天下的知识和所有的东西,都是不难的。”

他的讲解阐述尤其注重硬核推导,强调每一步递进的过程,譬如从原始薛定谔方程推导出定态薛定谔方程,即便没有这方面的相关知识,也并不难感受到物理学最基本的一大要义:严谨。

相比起具体公式和专业名词的信手拈来,更叫人惊诧的,或许是在将近半生从事他业的情况下,年近花甲的张朝阳竟仍然保持着这般熟练的智识与记忆力。

“张朝阳的物理课”微信视频号下有一行简介:奔赴物理的星辰大海。

40年前,以高考状元身份考上清华大学物理系时,这几个字也是张朝阳的目标。

出生于陕西西安的他自幼聪慧灵敏,锐气十足,中学时被报纸上一篇《哥德巴赫猜想》击中后,张朝阳便产生了成为科学家的理想。

他想做陈景润式的人物——每天只吃一个冷馒头,关在一盏小煤油灯的屋子里解数学题。

学生时期的张朝阳

然而,如愿以偿进入清华后,顶级高校里激烈的竞争、枯燥的学术生活,让张朝阳渐渐迷失了梦想的方向和动力。他在《读清华很苦》里写道:“枯燥的生活,精神上的苦闷,以至于转向了哲学上的追求;经历了很多痛苦、苦闷、内心的奋争之后,导致了一种自我怀疑。”

这份少年的敏感与烦愁,并没有随着学业上的成就而消弭,反而在拿着奖学金远赴美国麻省理工求学后,变得更加具体、可感。异国他乡的孤独、苦闷,进一步将张朝阳包裹,并渐渐吞噬了他儿时科研学术的志向。

拿到博士学位后,他就萌生出了回国创业的念头。

那是1995年,市场经济的热潮涌动,新世纪的钟声在召唤。张朝阳和彼时不少拥有创业梦想的年轻人都不同,他的目标,是尚且声微形弱的互联网门户网站。

“谐星”总裁

1996年,32岁的马云正在北京大街小巷地推销产品,不厌其烦地向人们解释何为“黄页”,何为“互联网”。

他的推广并不顺利,人们都不懂什么叫“黄页”,马云像皮球一样一遍遍被踢来踢去。

那时,刚回国的张朝阳同样四处碰壁。没有人脉和背景,风险投资(VC)、网络广告等概念在国都是新词儿,根本没人愿意听他介绍。

张朝阳只好转向美国寻求资本,最终从母校教授那里拿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,他趁热打铁,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以风险投资资金建立的互联网公司“爱信特”,希望打造一个“中国的雅虎”。

张朝阳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以风险投资资金建立的互联网公司“爱信特”

两年后,爱特信更名为搜狐,全球第一家全中文搜索引擎诞生了。

那一年,马云面临第二次创业失败;马化腾刚刚注册公司,正在运营“OICQ”;刘强东还在中关村卖光盘。

2000年,门户互联网争相面世。4月,新浪上市,6月,网易上市,张朝阳铆足了一股劲,终于让搜狐也于同年7月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。

2000年7月,搜狐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

也是在这一年,初建腾讯的马化腾想以50万的价格将QQ卖给张朝阳,张朝阳毫不犹豫拒绝了他:“这种东西随便找个大学生做三个月都比你做得好。”

2002年,中国互联网行业陷入低迷之际,搜狐却率先转亏为盈,张朝阳瞅准时机,陆续推出搜狗、《天龙八部》游戏,丰厚的获利、奥运会效应等卓越成绩,也让张朝阳逐渐从美国人那里夺回了董事会大权。

搜狐开始在全国人民眼前风光无限时,张朝阳也开始了他的“放浪形骸”。

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有一句话深刻影响着他:“好知名度比坏知名度好,坏知名度比没有知名度好。”

他邀请各界明星来自己的搜狐大厦阳光房里举行派对,率领当红明星组成“搜狗美女野兽登山队”登顶海拔6026米的西藏启孜峰;他亲自担任摄影师和主持人采访高圆圆、陈坤、周迅等当红明星;他自己也担任过火炬手传递奥运圣火、率领700多人的搜狐团队报道奥运会,还曾半裸登上时尚杂志,在电影《屌丝男士》里扮演自己……如果那个年代有“热搜”,张朝阳大概会是第一个常年霸榜的明星企业家。

张朝阳还曾半裸登上时尚杂志

世纪之交的2000年,张朝阳回西安做“迎接网络新纪元”的主题演讲,能容纳4000人的西安交大思源活动中心礼堂被学生们挤得水泄不通,有人甚至还架起了望远镜。

张朝阳的采访录《张朝阳:重新出发》里记载,当时,业界一度盛传:有些原本并不愿意约见搜狐销售团队的企业,只要听闻张朝阳会亲自来谈合同时,态度都一百八十度转弯,表现出热烈欢迎的态度,俨如今天的粉丝见面会。

在多年后的媒体采访里,这位过于外放、热衷社交的“非传统企业家”,回顾过去,坦言那些年盖茨比般的夜夜笙歌、对名利场的沉迷,的确给他带来了不少错位和错过。

2006年,搜狐动用了当时30%的现金储备,购买了五道口核心地段的北京威新国际大厦部分物业,即后来的搜狐网络大厦。当时的张朝阳岂能想到,自己豪掷千金的黄金产物,多年后将成为搜狐这个没落贵族最值钱的资产。

搜狐网络大厦

2008年,搜狐拿下北京奥运赞助商资格,全城公交站地铁里遍布“看奥运,上搜狐”的广告,风光无限。

社交网络领域唯一的竞争对手新浪,对当时的搜狐也不大构得成威胁。2008年,搜狐业绩和股价首次超越新浪,次年,新浪微博还在内测阶段时,搜狐就推出了社交网络工具“白社会”,旨在紧密社交关系,为人们提供写日志、分享资讯与心情的平台。

那两年,每天下班后,张朝阳喜欢到酒吧去“嗨”一杯,偶尔会把马云叫出来聊天。

张朝阳与马云

面对张朝阳的高谈阔论,马云通常只是静静地坐着听他说,结束后,马云自己默默回去,继续工作。

后来在采访里提到这段时光,张朝阳很后悔,觉得自己“不够勤奋”。

龟兔赛跑

“微博大战已经全面爆发。”

2010年,张朝阳最先意识到了新浪的凶猛攻势,他对内部表示,要不计成本投入追赶,把搜狐微博做起来。

但最大的威胁还不在新浪,而是一个叫腾讯的后起之秀。

早在QQ还在开辟江山、微信出生还有10年之久时,张朝阳与马化腾早已结识

那一年,腾讯总收入为人民币196.460亿元(29.665亿美元),较去年同期增长57.9%。而同期的搜狐,全年总收入为6.128亿美元,较2009年增长19%。

2010 年,张朝阳在金鹰节颁奖典礼上作为嘉宾发言:“中国互联网现在已到了决战的时候,这是一场巨头之间的战争。巨头有七个:新浪、搜狐、网易、腾讯、百度、阿里巴巴以及盛大。可以说是‘战国七雄’。但应该不会出现秦灭六国的情况,最后可能是几分天下……这场战国七雄的争斗最多五年可见分晓。”

这段话暴露出他对局势的观察偏颇,如果仅仅满足于“分天下”,接下来暗潮汹涌的互联网时代洪流,会卷得他猝不及防。

社交网站方面,早在2007年前后,几位大学生创办的人人网逐渐风生水起。虽然后来也归于没落,但人人网的创办人,是曾经因为“做不了主,没有什么劲头”的前搜狐资深副总裁陈一舟。

人人网的创办人,是曾经因为“做不了主,没有什么劲头”的前搜狐资深副总裁陈一舟

搜索引擎方面,后来居上的百度迅速抢占先机,渐渐把搜狐挤到无人问津之地,就像谷歌后来居上碾压了雅虎那般锐不可当。

2011年,微博、微信异军突起,这一年,张朝阳的抑郁症发作了。

对于抑郁症的病因,他坚称是“爬雪山后导致大脑缺氧”。但外界难免猜测,他的郁闷,是被微博、微信两大社交产品的急速膨胀带来的压迫与震愕所致。

2013年,张朝阳再度在公众前露面,并自嘲“被微博和微信左右甩了两个耳光”。

2011年,微博、微信异军突起

这一年,他在接受杨澜采访时疾首坦言:“我真的什么都有,但我竟然这么痛苦”。

这句话听起来好笑,但对当时的张朝阳而言,是他自己口中潜伏多年的精神危机,他坦言,自己在闭关期间进行了反思和调整,得出的结论是:当年对“成功”的定义出现了问题。

放浪形骸、高调社交、“有钱有名”,也许都不是成功,他慨叹道:“是否在舞台中央这件事,已经不再重要了”。

不过,这个时候,张朝阳对搜狐仍有一线信心。最后一次奋起直追,他把重心放在了视频:“我们一定要把搜狐视频做成功,要在数据上全面超越竞争对手”。

2014年,搜狐视频宣布收购56视频,但却不包括“我秀”业务。

而这个“我秀”,正是当时56网的直播领域。

2014年,搜狐视频宣布收购56视频,但却不包括“我秀”业务

谁能料到,紧接着的2015、2016年,直播平台在国内全面爆发,斗鱼、虎牙、战旗、YY等争奇斗艳,雨后春笋般一口气长出近200家。

对于搜狐的衰落,业界普遍从业务模式、互联网流行趋势等方面来分析总结,唏嘘叹惋。再加上根本上缺乏技术基因,面对汹涌来袭的互联网新秀,搜狐以守为攻,却极少取得优势,反而不断错过了手游、社交、电商、直播等诸多风口。

或许也与企业管理方式有关。周鸿祎曾评价张朝阳:老张太Nice了,好人一般打不过坏人,好人没有好报。

互联网蓬勃生长的那几年,奋斗、加班文化如火如荼,张朝阳的“佛系”,对于个人而言是温厚,对于整个企业而言,可能是自甘落后。

2015年,张朝阳正式入驻新浪微博,宣布了自己的妥协。

张朝阳新浪微博账号

原来的老伙计早已陆续离开,且不少都成为了搜狐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原搜狐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古永锵离开后创办了优酷;原搜狐高级副总裁李善友离职后创办了酷6网;原搜狐首席运营官龚宇辞职后创办了爱奇艺。

2020年,搜狐将搜狗卖给了腾讯,间接成为腾讯的子公司。

2022年4月12日,美国证劵交易委员会(SEC)将搜狐、金融壹账通等12家中概股公司加入“预摘牌”名单。对此,搜狐给出了“无异议”的平静回应。

5月16日,搜狐一季度财报显示营收1.93亿美元,净利润900万美元,市值仅为5.57亿美元,相较于网易的626.55亿美元、阿里的2442.69亿美元、腾讯的4471.7亿美元(3.51万亿港元),搜狐像沉睡太久的兔子,被后来居上的雄龟远远甩在后面。

如今,打开搜狐APP,八个大字赫然映在眼帘:“不只看剧,还有直播”。

搜狐视频app启动页面显示

有点落后,也有点落寞。

落后的转身

我们很难去抽象评价一个CEO和一个物理老师的“社会地位”。

但对于作为公众人物的张朝阳来说,更容易被大众予以置评的维度,是其呈现于世的身份前后变化。

张朝阳

站在高峰时,他毫不掩饰地自己的野心和欲望,高调宣扬对美女、娱乐与名利场的热爱,且将其视为一种本真和率直。当搜狐几度深陷危机时,他也会奋力挣扎,甚至用力得有些像表演——一个即便家道中落也仍在不断展示自我的中年人。

在如今的搜狐旗下产品搜狐号、狐友等平台上,张朝阳的过分活跃,甚至一度被网友误以为是水军。

而对于物理课直播,张朝阳的解释也显得比多年前“稳妥”“平衡”些了:一方面是为了兴趣,另一方面,是为了搜狐视频平台的知识直播。

张朝阳的物理课视频号

这一次,他的确有在做点儿什么来力挽狂澜,但不再高调宣言,而是静悄悄地:从2021年12月初开始,搜狐不断招徕高校教授、专业知识博主和学者入驻,包括北京交通大学国家级物理实验教学示范中心教师陈征、中国地质科学院构造地质学博士董汉文、物理科普达人周思益、央视《开讲啦》青年代表魏朝博……

从商业角度来说,知识传播似乎有着可观的市场潜力,但当张朝阳转身朝向黑板,他始终无法阻挡背后的人对他“CEO”身份的指点和奚落。

最容易拿来与张朝阳一起讨论的是俞敏洪。两人同为九十年代的创业家,同样曾为时代弄潮。

俞敏洪

二十多年过去,互联网与教培行业分别经历了巨大的跌宕。张朝阳不得已开始“上课”,俞敏洪则不得不“下课”。

新东方多个校区陆续倒闭后,CEO俞敏洪清退了所有校区的桌椅,送去了乡村小学,自己则转型做农业直播。

俞敏洪的农业直播间

去年11月,我们发了一篇推文,标题是《俞校长,体面转身》。“体面”,意味着对自己身后路的不卑不亢,对逆境损失不作哀嚎,从高出走下,不是落魄,而是勇气。

不过,真正的勇气和底气,是在竭尽全力后,将至生命晚年而不悔,踏上带月荷锄之路而不馁。

相较之下,一次次把机会拒之门外的张朝阳,即便捡起了老本行物理,即便受到了专业好评,也难免叫人唏嘘“不务正业”。

从一个中年人身份看,他仍能日拱一卒,但从一个曾经野心勃勃的企业家而言,搜狐已经成为他逃荒的战壕,知识传播的生长能力再强大,它也不是搜狐的基因。

本质上,张朝阳依然是当年的张朝阳:能力不小,心却不定,沉溺于自己的世界,但现已年近花甲的他,或许的确享受物理的星辰大海,但如果企图仅凭“眼里的光”让搜狐起死回生,最终等来的,或许只有勉强为生。

参考资料:张朝阳的少年心与搜狐的沉暮气,华祥名;《张朝阳:重新出发》刘国华,中国友谊出版公司,2018-05张朝阳,笑到了最后?澎湃新闻, 深燃团队张朝阳 : 教父、寡人与网红,澎湃新闻,2022-04-15西安好人张朝阳,财经天下周刊,2018-3-10

编辑 | 煎尼

排版 | 杨俊



首页 | 大学专业就业方向 | 大学专业介绍 | 大学介绍 |

Powered by 文物鉴定与修复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2 版权所有